在某個遙遠的宇宙有一個T國,T國中有個OO醫院,醫院中總共收納了兩千人。這些病人都需要定期吃一種名為 acetaminophen 的藥,中文是乙醯胺酚,以避免感染上一個從隔壁WW醫院傳出來,全市都在流行中的新型傳染病W病。這種傳染病的死亡率大約是千分之一,不過如果某間醫院不巧大爆發,醫生也都感染了,很有可能來不及救治那些少數會有嚴重症狀的病人,此時死亡率可能會上看百分之五。正巧隔壁的WW醫院近期放鬆了防疫限制,雖然他們說是只有八個人過世,但聽說其實死了很多人,病房都躺滿了屍體⋯⋯啊,離題了,讓我們回來說OO醫院的事情。

OO醫院過去提供給病人的乙醯胺酚(因為這個名字太專業了,接下來讓我們以俗稱普拿疼來稱呼之)有兩種,分別是YY藥廠的普拿疼,以及ZZ藥廠的普拿疼。有些人吃YY藥廠的,有些人吃ZZ藥廠的。因爲成分差不多效果也差不多,其他醫院也有研究顯示,假設上週吃YY的,下週吃ZZ的,不會有什麼問題。(其實還有一些數據顯示,兩個品牌混著吃,效果反而還更好一些。)

經過了兩年,YY藥廠與ZZ藥廠,針對W病的新變種進行研究,開發出了普拿疼加強錠(乙醯胺酚加咖啡因)。數據顯示,針對目前流行中的WW病新變種,加強錠能提高一定的保護效果。因此OO醫院經營部門就決定向YY藥廠進貨普拿疼加強錠三百人份,供本季還沒有用藥的病人使用。

但因為最近醫院的疫情穩定,病人使用的意願不很高,到目前還剩下六十人份,院長跟各主治醫生,天天到病房呼籲大家要吃藥,以防接下來放假人來人往可能會發生的新一波感染。

此時,忽然有一位九十幾歲的病人的家屬,人稱K董,在佈告欄張貼了一封公開信,呼籲醫院應該購買ZZ藥廠出產的普拿疼加強錠。K董說「我九十幾歲的老母,過去兩季都是吃ZZ牌的普拿疼。雖然都是普拿疼,但是如果改吃YY牌的普拿疼加強錠,沒有人能保證不會有副作用,所以醫院應該進口ZZ牌普拿疼加強錠,以供病人自由選擇。」

(K董過去曾協助醫院採購ZZ牌普拿疼。據他所述,他曾跟ZZ老闆通過電話,答應他OO醫院會下單購買三千人份。OO醫院到現在總計只買了兩千多份。)

從醫院院長到多科醫生,紛紛在佈告欄或在病友有約時間上回應K董的提議:YY牌跟ZZ牌的普拿疼加強錠,都是相同的乙醯胺酚加咖啡因,就算製造過程跟比例稍微有所出入,但沒有證據證明效果不同。現在醫院還剩下六十人份的YY牌,每天使用的病人很少,如果又進口ZZ牌,很有可能會過期浪費掉。

有的病友也認為,我們已經在定期繳交住院費,醫院現在的財務狀況不是挺好,雖然買是買得起,但買了ZZ牌,可能就會造成更多YY牌過期報廢,實在是很討債(thó-tsè)。如果是多採購布洛芬、阿斯匹靈這類成份不同的藥,給對普拿疼有過敏的人選擇,那還說得上有點道理。採購部門的主管說,K董這個說法,跟ZZ廠商前兩天剛打來的推銷電話,內容如出一徹,「聽起來真像ZZ牌推銷員」。

K董看了非常生氣。他說:過去明明有兩個牌子的普拿疼,可以讓大家自由選擇,現在也應該提供兩個牌子的加強錠。採購部門主管居然說我是推銷員,「廟堂之上,朽木為官;殿陛之間,禽獸食祿」。

雖然病房的大家其實看不太懂這十六字是什麼意思,但是也紛紛稱是:K董英明,體恤大家!ZZ牌明明比較好!一定是醫院高層跟YY牌有私相授受,醫院高層謀財害命,我們要在下次的院長遴選把他們換掉。(眾人心知肚明,K董在上次院長遴選時,其實也有意參選。而下次遴選院長的時間,就在幾個月後了!)

以上就是剛剛我泡湯泡太久,頭暈腦脹時想到的一個普拿疼的虛構故事。

如有雷同,純屬巧合。

--

--

tl;dr「廠商提供店家數位服務,政府出錢補助數位轉型」的計畫,失焦的宣傳進到抖音化社會的公民眼前,變成「數發部兩百億開發訂餐系統,跟熊貓 Uber 爭利,貪瀆圖利廠商」。

非常不幸的是,看來現在的政策宣傳,必須把受眾當做注意力只有三秒鐘的三歲小孩:「廠商提供發財系統,政府出錢補助。小店家大賺錢!」
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oda.gov.tw/posts/141101802063270

數發部「政府提供補助,鼓勵中小企業、店家使用國內廠商的數位服務」的「臺灣雲市集」平台,被鄉民簡化為「數位發展部花兩百億做外送」在 FB 上被罵爆

把上述文案拆解,其實有三件事情:

a. 有一間民間公司做了 Line 訂餐系統,並且上架到政府建置的「數位轉型雲端服務目錄」網站。

b. 麵線店接受政府補助一半費用,導入該廠商的系統。

c. 部長去麵線店拍片,宣傳「政府有數位轉型預算,可補助店家採用各家廠商的服務」

簡單的說就是「廠商提供店家各種數位服務,政府出錢補助」的計畫。

但現在台灣已是抖音化社會,因此上述宣傳,進到抖音化社會的公民面前,變成「數發部花兩百億開發訂餐系統,跟熊貓 Uber 爭利,貪瀆圖利廠商」。

非常不幸的是,現在的政策宣傳,看來都必須把受眾當做注意力只有三秒鐘的三歲小孩。如下範例:

「廠商提供發財系統,政府出錢補助。小店家大賺錢!」

認知攻擊受害者,症狀是眼睛發霧,看東西只看得到關鍵字;腦霧,失去思考能力,剩下膝反射的從眾咆哮。

當失焦的宣傳,碰到混合真(部會兩百億預算)假(開發訂餐系統)訊息的扭曲手法,就能輕易放大受眾對政府的不信任,提升個人與政黨仇恨值。

相同的手法,在高端上已經成功運作過一次。只要依此重複執行,把所有正面的政策,扭曲為負面的印象。一路把唐鳳打成下一個陳時中,直到下一次選舉,就能再順利轉化為選票。

此時損失的是唐鳳?是廠商?是店家?還是人民?(還有多少個下一次?)

--

--

以台灣的數據來說,中國解封走向共存,一年內至少會有五億人確診,百萬人死亡。而且他們打的還是滅活,恐怕要加好幾倍。*

如果我是習大大,就趁現在先推一個主張開放的人出來讓他解封,讓整個社會嚐嚐醫療崩潰的滋味,讓人民跟著開放的代價一具一具躺在那邊一起過年。

各國看他們這麼慘,制裁就作罷了,還搶著排隊捐助疫苗捐助醫療。過完年以後,習大大帶著德國捐助的 BNT,以救世主之姿回歸,徹底收緊管制。把那個推出來的箭靶斬了—要求解封是境外勢力的干預,染病死亡的人都算在美帝的頭上,國內鬧事的喊民主的主張開放的,已拉好名單,全部送新疆進行再教育。

萬眾歸心,不但順利重返國際社會,還可確保這個位子再坐20年。秩序跟良善都回來了。還是共產黨最為體恤人民,封控只是一點小小的代價。民主果然不能當飯吃。以後沒人會說黨的壞話。人人都發自內心的說我愛習大大。

\* 香港(高年齡層多為接種滅活疫苗或無接種)到 2022 年五月為止的確診死亡率是千分之5.2,臺灣至今感染率約為37%,所以中國完全開放一年後的死亡人數,可能會達到 14億*37%*5.2‰=270萬人。

--

--

我打三劑高端,也已經買好年底去日本的機票。到目前完全正常生活,也完全沒有確診過。

很多人打高端,並不是因為「黨意」,而是對另外兩種全新疫苗技術的疑慮。(mRNA 疫苗首次大規模在人體使用,才真正是拿自己的身體做實驗)。且也沒有必要承擔 mRNA 疫苗的副作用。

多組不同醫學大學做的科學實驗,都證明高端在防止突破感染跟防重症的效果跟 mRNA 疫苗沒有差異(還有多組仍在進行中,參見最下面 who vaccine watch 連結)。有不會不舒服的疫苗,幹嘛要去打會難過到不行的。別人打完要請假躺兩天,我們當天就銷假回去上班。

打高端的人,完全不覺得有「被政府傷害」。我們以更小的健康風險換得相等的保護效果,自由出國也並未有任何受阻。搭高端不能出國,完全就是刻意誤導的錯誤訊息。

現在開放高端施打者「補打」,我也去預約了下週的 NOVAVAX。不是因為高端無效,而是打到現在已經九個月,差不多可以再加強保護力。這兩者基於一樣的技術(都是美國國衛院技轉),風險跟副作用也一樣低。

新冠疫苗現在看來就會變成跟流感一樣每年都要來一針,你喜歡全新高科技的 mRNA 疫苗,我喜歡老牌穩定安全可靠的次蛋白疫苗。正是因為我們很幸運的身在台灣,都能夠自由選擇,也不需要幫別人擔心。

高端的施打者,很慶幸我們住在一個提供多樣疫苗、可自由選擇的地方。傷害國產疫苗支持者的,從來就只是那些為了選舉私利,而去污名化與歧視該疫苗的人,及無辜被他們誤導的盲目支持者。

我最惋惜的是,因為這個疫苗被污名化,很多人因而選擇施打 mRNA 疫苗,白白承受多餘的副作用。又或者有健康疑慮,不敢打 mRNA 疫苗,卻因為謠言而少了疫苗選擇,最後確診重症的人。造成這些人的苦痛,造謠的人都是加害者,盲信的人也都有責任。

附註:WHO vaccine watch 雙週報裡面有整理高端(及其他疫苗)的實驗進度跟連結:高端目前有八組二期、四組三期跟兩組四期實驗 ,三期跟四期各有一份已經走到發表階段。

--

--

網路的治理與自治,並不是以特定國家的法令為準,而是以多方關係人的共識為主。

舉例來說,去回報 Cisco 的釣魚資料庫 phishtank 時,沒人會要求看某某國家的報案三聯單,回報 Google 的 Safe Browsing 也是。大家是信任這兩間公司能善加管理這個清單跟回報機制,所以才接它們的 API 回來自家的產品,而廠商也努力把回報的檢驗等機制建立好。

現在政府、網管機構跟多個網路公司,達成共識採用 DNS RPZ 來處理違法網域的問題,流程是大家各自回家按照標準實作,並相信上游的 TWNIC 能夠做好把關。假設 TWNIC 這個清單出問題,那麼各家廠商也可以說好大家一起不管他這個清單。

沒有任何法規規定廠商要配合 DNS RPZ,就像沒有任何法規規定 DNS 要怎麼架、網址怎麼發。(RFC 規格書倒是有很多很多)

所以網際網路預設並不是「有法律基礎才怎麼做」的地方,而是「關係人來開會決定怎麼做,再各自回家按照共識運作」的體制。

所以要問 DNS RPZ 法源依據是什麼?這套機制本身目前「沒有也不需要」法源依據,因為建立一個處理違法網址的機制,是國內外網路各方的共識。需要找法源的,是那些違法的內容到底違反什麼法(刑法?兒少法?人口販運法?),而不是這個機制為什麼可以這樣運作。

當然近年來很多國家都在討論,這套自律模式,面對現今的各種問題還行不行,所以才有 DSA 跟對岸的網絡安全法跟中介法草案。

當然我是認為應該要有一個能好好規管,跟保護網路上政府、營運商跟使用者等各方的法案。以內容下架為例,中介法草案至少有16條跟21條要求下架數據透明化、17條要求業者沒看到正確行政處分書不能亂動、23條要求下架東西要通知使用者並給詳細的資訊、24條要求要有異議機制。

草案寫的爛可以好好修。但既然普遍民意跟在野黨的共識,是台灣不應該建立一套網路規管的基本法規,那就是回歸到以多方共識為基礎的自治機制來運作。一切看業者跟政府良心,願意多花多少成本做到多少了。

這張與主題沒有實際關聯的圖片來自 TWNIC DNS RPZ 網站 https://rpz.twnic.tw/

--

--

多元、公平與共融(DEI,Diversity, Equity & Inclusion)是理想的職場必要的元素,也是近年許多公司致力的方向。許多企業開始針對企業內部的性別分布等多元樣態進行統計,並將此設定為人資部門的關鍵指標。

但也因此產生了一個極大的誤解:企業在徵人時,可在面試時為求職者加減分,或特別挑出相關履歷,以保障弱勢族群。

例如日前台灣最大的消金集團總經理,在「女力年會」的開場致詞上「偷偷透漏的秘密」:

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今日出席女力技術年會致詞時表示,國泰金有5萬多位員工,將近七成是女性…他透露,「因為每次面試新進同仁時,都會偷偷加分、偷偷放水。」

「我偷偷的告訴大家一個不能公開的公開秘密,每次在面試新進同仁的時候,我都會對比較弱勢的族群,偷偷的放水、偷偷的加分,聽說
很多金融業的主管也都一樣」

國泰金控總經理李長庚今日出席女力技術年會致詞時表示,國泰金有5萬多位員工,將近七成是女性,高於本國銀行的60.22%、外商銀行的68.1%, 他透露,「因為每次面試新進同仁時,都會偷偷加分、偷偷放水。」
鉅亨網報導截圖,2022/5/19 12:32 版本,線上文章已於當日稍晚改標刪減

當在台上沾沾自喜說出「面試時,主管都會為女生偷偷加分」的「秘密」時,你(或該公司的人資部門)可曾察覺:這並非保障弱勢,而是確確實實的性別歧視!

又如前半年在網路上看到來自工程部門的網友分享:

- 主管很認真在過濾女性求職者的履歷來給我們
- 以什麼為基準過濾?
- 女性
- 為什麼?
- 好像是因為別組都有女生,就我們沒有
- Diversity很重要
- 這樣是男性履歷直接被忽略嗎 QQ (職缺內建條件為女性
- 這件事沒有什麼好遺憾的阿,在這波履歷篩選以前,男性工程師錄取人數比較多不是事實嗎?現在不過是基於性別平權給予女性比較多的機會而已,畢竟女性因為刻板印象,專業能力在社會上本來就比較容易遭受不公平的待遇

我一定要再次強調,此舉並非保障弱勢,而是性別歧視

不但是歧視,而且還違法!

讓我們換另一個角度來舉例,就更能察覺其中的認知偏誤:

假設美國有一間公司,發現公司內特定職缺的非裔人員比例,相較於整體人口來說偏低,該企業可以考慮針對非裔特別開設招募計畫、對該族群學生較多的學校提供獎學金、讓企業內的非裔資深員工提供職涯諮詢,檢討企業的制度與福利是否符合該族群的期望、檢視應徵過程中是否會因為族裔資訊露出,而讓用人主管有產生隱性歧視的機會…

但該企業絕不能定下「接下來收到的履歷只要是亞裔或美國白人就先剃除掉」的決定。因為這樣並非保障多元,而是確確實實的種族歧視。一旦在履歷上能看到族裔的資訊,並依此篩選時,就已經不是在「保障」多元族裔了。

企業想要顧及到 DEI 狀態、改善員工不夠多元的問題,應回到問題的核心。以工程部門的招募為例,可先思考:為什麼招募到的人會性別分布不均?

  • 是因為大環境的狀態,該領域的畢業生源即有性別差距嗎?
  • 或者是因為特定性別的應徵者,感覺技術上都比較強嗎?

假設應徵者的分布已經不均,則可以考慮以特別的制度,如鼓勵女生攻讀 STEM 領域,或特別加強招募:如提供大四生就業培訓、業師輔導、獎學金等機會,或提供弱勢保障名額(如基層選舉的女性、原住民保障名額),以鼓勵有興趣,但在產業上較為弱勢的族群。

又或者應徵者的人數並未有這麼大的差異,但招募到的人偏向特定族群,此時可能需要檢視,應徵過程中,是否有任何會提高隱性歧視的因素(如「男生理科比較強」的社會刻板印象)。

如果履歷表上不附照片 / 去除性別欄 / 隱去名稱,看不見這些可以察覺性別(或其他屬性區別)的資訊後,履歷篩選的結果,是否仍然會偏向特定族群?

又如一個知名的案例:某個城市的交響樂團,團員的性別比例長期偏向男性。該樂團徵人最重要的一關是術科演奏,經過 DEI 顧問的檢視,在面試過程中做了以下微小改變,新進人員的比例就立刻變得更加平衡了:在術科測驗時,地上鋪上地毯,並拉下布幕遮住主考官與應試者,讓主考官無法辨識應試者的性別。

主考官原先也認為他們完全是根據能力來選人,但隱性歧視之所以稱為「隱性」歧視,就是因為源於文化與環境的潛移默化,難以個人的意志來避免,因此需要以實質的流程設計來因應。此案例中,拉下布幕、地上鋪上地毯,讓面試官無從(從腳步聲或身形)辨別受試者性別,實質阻絕了任何隱性歧視的發生機會,真正得以做到取人唯才。

這才是求才過程中,保障弱勢的正當方式。如本文一開始的案例,假設職缺並未公開訂定「婦女跟少數族群保障名額」等規則,而是在後面篩選的時候,才偷偷由用人主管自由心證隨意篩除,這樣只是變成另一種潛規則。

雖「團隊裡面女生太少,因此就是要招女生」是職場常見的心態,但不應以「這是多元」來合理化這個想法。用這種方法做「部門性別平衡」,也非優於法律,而是違反法律。

如果企業長期以這個角度來進行選材,反而會讓外界感到更加疑惑:國泰金控的女員工,是否都是「面試官偷偷加分」而入職?國泰金控的女性主管,在考核升遷的過程中,是否也有經歷「主管偷偷加分」?也可能讓入選者自我質疑:我到底是因為能力較佳,又或者只是因產業的潛規則而中選。

人資部門與用人主管,在想增進職場的多元的同時,務必要建立正確的認知,避免讓原本良善的期望,反而產生更多的問題。

--

--

Common Voice 語音資料集是非營利組織 Mozilla 基金會(Mozilla Foundation)欲使語音科技更加包容的開源專案。該專案自 2018 年起建立網站,收集世界各地的志願者錄音,以建立含括各國語言,免費且自由開放的語音資料庫,讓任何企業與研究者都可運用來打造語音技術。日前釋出的語音資料集 8.0 版已成長至 87 種語言,總長度提升30%。Common Voice 並於即日起開放台語錄音功能,歡迎自由參與,留下自己的聲音,一同協助台語語音科技上的發展。

現今的語音技術已不限於智慧音響,如數位銀行、政府服務、健康科技,都越來越常提供語音操作。我們想要確保沒有任何人被忽略,Common Voice 專案是其中的必要一環。

Common Voice 8.0 是現今世界上最多元的開放語音資料集,也是專案史上成長幅度最大的版本。這個成果源自於持續增長且專注的社群,及多個提供資源的合作夥伴 — — 諸如蓋茲基金會、NVIDIA、及德國國際合作機構(GIZ)。世界各地超過二十萬位參與者,共錄製了一千三百萬個錄音檔,總長度達一萬八千小時。台灣的華語錄音則來自將近一千七百位參與者,達八十九小時。

本版本中的新語言包含西非伊博語(Igbo)、印度馬拉提語(Marathi)、印度桑塔利語(Santali / Ol Chiki)、丹麥語、新挪威語、中庫德語、印度馬拉雅拉姆語(Malayalam)、非洲史瓦希利語(Swahili)、俄羅斯厄爾茲亞語(Erzya)、俄羅斯莫克沙語(Moksha)及馬其頓語。

世界各地的社群志工們通力合作、啟發並協助在地的鄉民參與,透過眾包完成這一切。每個參與者都提供了在地的獨特經驗、語言背景及文化知識。在此版本中,我們特別想要表彰以下幾位 Common Voice 語言大使的貢獻:Chris Chinenye Emezue、Joan Montané 及 Nart 於 CC0 語句收集的卓越成果;建立土耳其社群的 Bülent Özden、及致力於提倡 Common Voice 的 Stefania Deleprete。我們也要特別恭喜錄音大幅增長的烏茲別克、盧甘達、賽爾維亞、豪薩(Hausa)、 白俄羅斯及阿布哈茲(Abkhaz)社群。

NVIDIA 等合作夥伴使用本資料集推進其創新的開源計畫,研究科學家 Vitaly Lavrukhin 說:「對於研究社群而言,最新的 Common Voice 資料集超讚。這份資料持續作為 NVIDIA 開源語音辨識模型 NeMo Automatic 的核心,我們也恭喜其團隊達成資料的顯著增長。NVIDIA 將會釋出 NeMo 所使用的資料預處理程式,以協助研究重現。」

蓋茲基金會、德國國際合作機構(GIZ)及英國外交部(FCDO)的協助,也在東非地區透過數位與語音科技的創新。作為社會平等的重要基礎建設。如史瓦希利語,僅在數個月內就收集 500 小時的資料,此成果亦要感謝:肯亞的社群研究員 Britone Mwasaru、坦尚尼亞丹麥難民理事會的 Rebecca Ryakitimbo,以及肯亞的機器學習研究員 Kathleen Siminyu。

此外,歷經四年的努力,經由 Mozilla 台灣社群( https://moztw.org )與 g0v 台灣零時政府( https://g0v.tw )語言相關專案的志工通力合作,Common Voice 也於二月中旬起啟動台語錄音,預期將於今(2022)年 Q3 即會釋出首份包含台語語音的資料集。歡迎大家透過手機與電腦打開 commonvoice.mozilla.org/nan-tw ,一起來錄台語,共同建立開放自由的語音資料庫,促進台語語音輸入等相關技術發展。

共咱鬥相工來錄音,打造高品質、會當公開使用的資料集,協助電腦來學著台灣話!

在這邊免費下載 Common Voice 8.0 資料集:
https://commonvoice.mozilla.org/zh-TW/datasets

立刻來錄台語:
https://commonvoice.mozilla.org/nan-tw/

新聞聯繫與合作:
Irvin Chen ( irvin@moztw.org )
MozTW, Mozilla 台灣社群聯絡人

Common Voice 台灣社群討論區: https://discourse.mozilla.org/c/voice/zh-TW/

--

--